律要节錄 – 上卷

凡夫从无始來,为无明所覆真性,起諸妄想,攀缘尘境。。。。。

  • 一 、凡夫从无始來,为无明所覆真性,起諸妄想,攀缘尘境,情染世间五欲。以身口意,造諸过失,堕落三途,輪回六趣,无有出期。
  • 二 、沙弥始心出家,禀受十戒,勤修策勵,断除烦恼惑习,而求证涅槃之妙果。
  • 三 、戒是禁戒,律即法律。防非止惡曰戒,处断轻重、开遮持犯曰律。
  • 四 、十戒实为出世之阶梯,涅槃之由户。
  • 五 、众生病既不一,法药施有多方。
  • 六 、律制比丘,五夏以前,专精律部。若达持犯,办比丘事,然后乃学习经論。今越次而学,行既失序,入道无由。
  • 七 、轻戒,全是自轻;毁律,还成自毁。妄情易习,至道难闻。拔俗超群,万中无一。
  • 八 、愚无慧目,不鉴是非。狂妄邪見,不循位次。
  • 九 、《佛藏经》云:「不先学小乘,后学大乘者,非佛弟子。」
  • 十 、戒是越苦海之浮囊,庄严法身之璎珞,故须谨慎,勿使毫厘有所亏犯也。
  • 十一 、昙一律师云:「三世佛法,戒为根本。本之不修,道远乎哉?」
  • 十二 、易云:「圣人者,与天地合其德,与日月合其明,与四时合其序,与鬼神合其吉凶。 」此是世间圣人。
  • 十三 、出世间圣人,则不闻其声,知九界情。通谛理,畅众机。与法界合其德,与二智合其明,与四机合其节,与众圣合其冥显。
  • 十四 、律云:「当念所生,及师友恩,精进行道,欲度父母。」
  • 十五 、蜎飞蠕动、微细昆虫,俱禀色心,同一觉源。欣生怖死,痛痒苦樂,与人无異。既同觉源,即是未來諸佛。
  • 十六 、六根六識,相续而生,名之曰命;此相续断,名之曰死。
  • 十七 、三业之中,心为主宰;结罪轻重,心境不同。
  • 十八 、经云:「无得焚烧山林,伤害众生;就决湖池,堰塞派渎,残害水性。 」
  • 十九 、慈悲之道,是菩萨利生之大道。慈能与樂,悲能拔苦。
  • 二十 、经云:「施恩济乏,使其得安。若見殺者,当起慈心。」
  • 二一 、一切众生于财、法二种,多所馑乏。見众生起于悭贪、破戒、瞋恚、懈惰、散亂、愚痴之障,为說布施、持戒、忍辱、精进、禅定、智慧,而济度之。以财施能令身安,法施能令心安。
  • 二二 、偈云:「悲心施一人,功德如大地。为己施一切,得报如芥子。救一厄难人,胜余一切施。
  • 二三 、見他人殺生,当生慈心,愍彼行殺者,罪堕三途;其被殺者,苦痛无地。怨业既结于今生,酬报则当來不已。愿得菩提,度令解脱。
  • 二四 、殺生之罪,苦报无量,穷劫受殃,诚可愍伤。
  • 二五 、佛言殺生有十罪:(1)心常怀毒,世世不绝。 ﹙2﹚众生憎惡,眼不喜見。 ﹙3﹚常怀惡念,思惟惡事。 ﹙4﹚众生畏之,如見蛇虎。 (5)睡时心怖,寤亦不安。 ﹙6﹚常有惡梦。 ﹙7﹚命终之时,狂怖惡死。 ﹙8﹚种短命业因缘。 ﹙9﹚身坏命终,堕于地狱。 (10)若出为人,常当短命。
  • 二六 、金银重物,以至一针一草,不得不与而取。
  • 二七 、华聚菩萨云:「五逆四重,我亦能救;盗僧物者,我不能救。」
  • 二八 、常住物,乃至冒渡等,凡有所私,悉名偷盗,罪不可悔。
  • 二九 、古云:「人非善不交,物非义不取。非财害己,惡语伤人。」世儒尚然,况释子视金玉如瓦砾者乎。
  • 三十 、经云:「佛夙生作贫人时曰:『吾寧守道,贫贱而死,不为无道,富贵而生。 』」
  • 三一 、经云:「佛告比丘:『若人偷盗他物,命终生地狱中,猛火烧身,烊铜灌口,镬汤爐炭,刀山剑树,煻火粪尿,磨磨碓舂,受种种酸楚苦痛,不可称计。地狱罪毕,生畜生中,以偿他力。 』」
  • 三二 、菩萨持重戒及轻戒,敬重坚固,等无差别。
  • 三三 、经云:「若諸世界,六道众生,其心不淫,则不随其生死相续。淫心不除,尘不可出。必使淫机身心俱断,断性亦无,于佛菩提,斯可希冀。 」
  • 三四 、经云:「虽淫泆而生,不如贞洁而死。」
  • 三五 、言行虽善,而无实心,终非圣人之徒也。
  • 三六 、艳曲情词,皆能引导人之爱欲,增长人之悲哀,惑人心听,改人常性,丧人正念,荡人心志。
  • 三七 、口出粗惡不善之言,骂辱毁谤于他,瞋火一起,冲口烧心,伤害前人,痛逾刀割,实乖菩萨之慈念,有违出家之善心。
  • 三八 、《成实論》云:「善心教化,虽为别離,亦不得罪。若以惡心令他斗亂,即是兩舌,得罪最深,堕三惡道中,世世得敝惡破坏眷属,以今離间破坏他故也。 」
  • 三九 、佛告阿难:「人生世间,祸从口出,当护于口,甚于猛火。猛火炽然,烧世间财;惡口炽然,烧七圣财。 」
  • 四十 、孔子曰:「匿人之善,所谓蔽贤。扬人之惡,斯为小人。」太公曰:「欲量他人,先须自量。伤人之语,还是自伤。含血喷人,先污自口。 」
  • 四一 、《未曾有经》云:「妄语有二:一重,二轻。为供养故,外现精进,内行邪浊,向人妄說得禅境界,或言見佛,見龍鬼等,名大妄语,堕阿鼻狱。復有妄语,能令殺人,破坏人家;或违失期契,令他瞋恨,名下妄语,堕小地狱。其余戏笑,及諸理匿禁事,有言无,无言有,不犯。 」
  • 四二 、余妄语,为救他急难,方便权巧,慈悲利济者,不犯。
  • 四三 、司马温公,为人孝友忠信,恭俭正直,自少至老,语未尝妄,故其尝言:「诚之道固难入,然当自不妄语始。」
  • 四四 、经载沙弥,轻笑一老比丘讀经,声如狗吠。而老比丘者,是阿羅汉,因教沙弥急忏,仅免地狱,犹堕狗身。惡言一句,为害至此。
  • 四五、经云:「夫士处世,斧在口中,所以斩身,由其惡言。应毁反誉,应誉反毁,自受其殃,终无有樂。」
  • 四六、《地持論》云:「妄语之罪,能令众生堕三惡道。若生人中,得二种果报:一者多被诽谤,二者为人所诳。 」
  • 四七、佛言:「若依我为师者,不得饮酒,亦不与他饮。不贮畜。有重病者,医教以酒为药,乃暂权开听,非谓长途服食。若无病托病,轻病托重,俱犯。 」
  • 四八、昔有优婆塞,因破酒戒,遂并余戒俱破。三十六失,一饮备焉,过非小矣。
  • 四九、经云:「酒为放逸根,不饮闭惡道。寧舍百千身,不毁犯教法。寧使身干枯,终不饮此酒。假使毁戒罪,寿命满百年,不如护禁戒,即时身磨灭。 」
  • 五十、经云:「不服东方丝绵绢帛,及此土靴履裘毳、乳酪醍醐,如是比丘,于世真脱,酬还宿债,不游三界。 」
  • 五一、息驰求心,断憍恣念,而进修道业,如经所說:「重德不重物」也。
  • 五二、今时禅讲,自谓大乘,不拘事相,綾羅斗美,紫碧争鲜,肆恣贪情,皆违圣教。豈不闻衡岳、天台、永嘉、荆溪,良由深解大乘,方乃专崇苦行。请观祖德,勿染邪风。禀教修身,真佛子矣。
  • 五三、古有高僧,三十年着一緉鞋,况凡辈乎?
  • 五四、如经所說,齅花尚被神责有点,况身涂着污德。
  • 五五、古有仙人,因听女歌,音声微妙,遽失神足。观听之害如是,况自作乎?
  • 五六、经云:「若使人作樂,击鼓吹角贝,箫笛琴箜篌,琵琶铙铜钹,如是众妙音,尽持以供佛。或以欢喜心,歌呗颂佛德,乃至一小音,皆以成佛道。 」经谓「使人作」,显非沙门自为也;「尽持以供养」,明非自娱也。
  • 五七、应院作人间法事道场,犹可为之。今为生死舍俗出家,豈宜不修正务,而求工技樂。
  • 五八、有智之人,观声生灭,前后不俱,无相及者。作如是知,则不染着。若斯人者,諸天音樂尚不能亂,何况人声?
  • 五九、古人用草为座,宿于树下;今有床榻,亦既胜矣,何更高广,纵恣幻躯。
  • 六十、胁尊者,一生不着席;高峰妙禅师,三年立愿不沾床凳;悟达受沈香之座,尚损福而招报。噫,可不戒欤!
  • 六一、禅是佛心,律是佛行;大乘小乘,悉皆同学。豈有悟佛祖之心,而毁佛祖之行?
  • 六二、戒律久废,一时难以改正;故古德权开,终图其復本也。
  • 六三、不可执权迷实,以为常途轨则。依法不依人,方为正見佛子。
  • 六四、经云:「佛言:『中后不食有五福:(1)少淫。(2)少睡。(3)得一心。 (4)少下风。 (5)得身安隐,亦不作病。 』」
  • 六五、常当观察此身为生老病死之本,众苦之源,深自克责,制其情欲。何以纵彼爱根,自增苦本。
  • 六六、乘戒俱急,如鸟二翼。翱翔霄汉,扶摇万里,得无快哉。倘一妄生邪解,即落豁达空,拨因果,作在心,殃在身矣。
  • 六七、其时食者,是即福田,是即出家,是即天人良友,是即天人导师。
  • 六八、金银七宝,皆增长人贪爱之心,故妨废修行道业。贪为鬼畜之根,爱为生死之本,如來出世,原为断绝众生生死根株,故令远離世利。衣食房舍,既任他施,故置金银于无用之地。
  • 六九、今人不能俱行乞食,或出远方,亦未免有金银之费。必也知违佛制,生大惭愧。念他贫乏,常行布施;不营求,不畜积,不贩卖,不以七宝妆饰衣器等物,庶几可耳。
  • 七十、经云:「无得藏积秽宝,人与不受,受则不留,转济穷乏。常为人說不贪之德。 」但以邪心,有涉贪染,为利卖法,禮佛、讀经、断食等,所获赃贿,皆曰邪命物,增长爱根,成有漏业。
  • 七一、佛告諸比丘:「我若不持戒,当堕三惡道中。尚不得为下贱人身,况能成熟众生,净佛国土,具一切种智。 」